"/>

      <address id="xpvln"></address>

            <address id="xpvln"></address>

            
            

                    <form id="xpvln"></form>

                        悠悠千古事是中國歷史網,主要收集和分享中國歷史人物故事、歷史名人、歷史故事等。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www.sjzsimeng.com)

                        當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戰史風云 > 城濮之戰—一場內外勾結的陰謀

                        城濮之戰—一場內外勾結的陰謀

                        發布時間:2018-06-21  來源:悠悠千古事 點擊次數:

                          發生在2600多年前山東大地上的城濮之戰,論規模的話便算是春秋時期最大的一場戰役了,該戰役成功組織了南方的楚國文明向北發展的趨勢。如果把視角定位于當時來看,這場戰爭不愧為“東方的世界大戰”。

                          故事的大概是,周襄王二十年(公元前632年),為爭奪中原霸權,晉軍謀略制勝,在城濮(今山東鄄城西南)大敗楚軍,開“兵者詭道也”先河的一次作戰。4月,晉、楚兩軍為爭奪中原地區霸權,在城濮交戰。楚軍居于優勢,晉軍處于劣勢。晉國下軍副將胥臣奉命迎戰楚國聯軍的右軍,即陳、蔡兩國的軍隊。陳、蔡軍隊的戰馬多,來勢兇猛。胥臣為了戰勝敵人,造成自己強大的假象,以樹上開花之計,用虎皮蒙馬嚇唬敵人。進攻時,晉軍下軍一匹匹蒙著虎皮的戰馬沖向敵陣,陳、蔡軍隊的戰馬和士卒以為是真老虎沖過來了,嚇得紛紛后退。胥臣乘勝追擊,打敗了陳、蔡軍隊。

                          然而,細讀史書,便能讀出一些不尋常的東西來。首先,楚軍的統帥為什么是子玉,楚王哪里去了?其次,為什么城濮之戰楚軍傷亡人員當中只有子玉的若敖六卒,其他的楚軍哪里去了?

                          在城濮之戰中,粗略的統計下,參戰的國家多大13個,總兵力超過30萬人,晉軍聯盟(晉、秦、齊、宋、下鄀),楚軍聯盟(楚、曹、衛、鄭、魯、陳、蔡、許)。

                          

                        城濮之戰—一場內外勾結的陰謀

                         

                          春秋諸國

                          從中國歷史趨勢上看,該場戰爭的結局便決定了中華文明到底是中原走向還是還是吳楚走向,從文學上來看更是誕生了如表里山河、知難而退、退避三舍這些成語。無論從后世的哪個角度看,這場戰爭都是次大的轉折點。

                          讓我們把視角放到2600年前的楚國統帥子玉身上,子玉是何人呢?子玉出身于當時楚國勢力僅次于楚國王氏的若敖氏家族,顯赫的家室和卓越的能力使他獲得了當時時任楚國令尹的子文的青睞,面對這位同樣是若敖氏家族的后起之秀,子文是大力提攜。而面對這樣的舉薦,當時的成王只能“從其請,乃命子玉為尹”。就這樣,若敖家族再次攥穩了權柄。

                          

                        城濮之戰—一場內外勾結的陰謀

                         

                          子玉

                          而楚王呢?面對一個日漸強大的若敖氏家族,楚王的心里更像是針扎一樣。一方面,子文為令尹多年,建樹頗多。但另一方面,若敖氏家族的子西、子上等人在楚國宮廷中擔任諸如大夫等極為重要的官職。這便給成王一個很明確的暗示了“你們要干什么?”很明顯,若敖氏家族的強大,已經開始讓楚王害怕了,更何況這次的令尹還出現了若敖氏家族的連任。更可怕的是剛當上令尹的子玉又正是最有抱負的時候,同時,子玉還是一個追求完美,不愿意妥協的人,這種性格的人就讓楚成王對他更加忌憚了。如果哪天子玉積累的戰功、威望越來越多,又有國內第一大家族的支持,同時他還姓羋,這樣的人不篡位那他一定便是個傻子了。太阿相信此時不光是楚王,換做是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要干一件后世任何君王對權臣做的事情了——削藩!

                          終于,一個絕佳的機會到來了!宋國反叛,作為楚國附庸的宋國在北方大國晉國的授意之下,從楚國陣營叛變到晉國陣營。面對這個不懂規矩挑釁的小弟,楚國當然要收拾他了,不然怎么給天下人和其他小兄弟們交代呢?于是乎,成王在令尹子玉的再三要求之下,給了子玉三百乘戰車,并且有一半還是若敖氏的族兵,意思很明確,就是讓你子玉去送死的,去做消耗的。三百乘戰車是什么規模呢?子玉去討伐的宋國也算是曾經的大國,雖然沒落了,但是拿出個幾百乘戰車來對陣絲毫不是問題的,況且北邊還有強大的秦、齊、楚等國。尤其是晉國,從齊國手里繼承“尊王攘夷”的職責之后便一直視南方的蠻夷楚國不順眼,不打你打誰?這樣來看,子玉的這次出兵不是送死是什么?

                          然而,子玉看不出來么?當然能看得出來,但那又如何?子玉是令尹,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楚國令尹,擁有征戰殺伐之權的令尹 ,并且楚王已經下令,“命子玉將車三百乘以伐宋”,子玉敢于抗命么?不敢!如果抗命不去,“那好,把你子玉若敖六卒的指揮權交出來,孤派近臣蒍呂臣前去伐宋!”子玉只能硬著頭皮上!

                          好在憑著這只能征善戰的部隊在緡邑(今山東濟寧金鄉縣)大破宋軍,圍宋軍于商丘。然而,子玉氣都沒來得及喘一口呢,楚王親帥800多乘戰車的主力大軍殺到!意思很明確,下山搶桃子來了。在商丘城下,光楚軍一家的兵力,便達到1000多乘戰車,再加上仆從國如陳、蔡、曹等國的部隊,掐指一算,人數足以達到10多萬,圍城士兵甚至比宋都商丘的老百姓還要多。但是,憑借幾百年的經營,宋人硬是頂住了楚軍的攻擊,一直堅守到了以晉軍為核心的聯軍的到來。

                          所以,按照正常邏輯,南北兩個大國便要開始在中原這塊地方展開角逐了。站在晉國的角度,畢竟是新收的小弟,有亡國之危,如若不救,何以在諸國立足?況且晉國剛剛從齊國手中接過霸主的地位。

                          

                        城濮之戰—一場內外勾結的陰謀

                         

                          晉軍方面,為救宋,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先后拿下了衛國和曹國,距離宋都商丘已不足150里。可見晉軍戰斗力之強,中原霸主實力實至名歸。

                          吊詭的是,楚王撤了。只剩下不到600乘的戰車繼續圍困宋國,并且大多數都是疲憊之師。光憑實力對比來看,晉軍和楚軍的實力對比能達到2:1。更吊詭的是,晉文公也停下了進攻的腳步。何解呢?晉文公看到楚王大部隊撤走的時候也覺得此次軍事恫嚇達到效果了,畢竟“嚇”走了楚王,但搞不懂的是又留下了一小撮人馬在圍攻宋國,此時的晉文公一頭霧水。

                          許久許久許久之后,楚王不耐煩了,派人來直截了當的問子玉“行不行啊,不行撤啊!別在那耗著了!干脆回家吧!”多次催促之后,子玉承受不住若敖氏家族名聲帶來的壓力了,畢竟如果看到敵人不敢迎擊,將來回去怎么見家族父老,若敖氏家族的名聲豈非丟大了?更何況還有個“過三百乘不能入”的謠言等著他呢。此時的子玉,需要一次勝利來鋪就回家的路。“不就是只有600乘戰車么,那又如何,對面的我王,你給我看好了,我子玉是如何實現若敖氏家族的光輝的!”

                          子玉在思想上做好與晉軍開戰的準備后,向楚王乞求增兵,子玉上表曰“非敢必有功也,愿以間執讒慝之口。”楚王什么反應呢?“王怒,少與之師”意思就是象征性的給了部分老弱殘兵,就這種老弱殘兵還只給了一點。

                          此時的子玉后援徹底斷絕,無奈的子玉只能私下通過外交途徑和晉文公商議:只要曹、衛兩國復國,雙方各退一步,楚軍便罷兵回國!但是,子玉的算盤打得太精了,他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晉文公不會答應這個看起來讓楚國獲利的意見。便再次堵上了子玉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國際爭端,榮歸故里的通道。于是,那就只有戰了!

                          這時候,前有強大的晉軍,后有陰險的我王,子玉這時候的選擇依然是向前,向前!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子玉也要去闖一闖,不負他若敖家族的名聲!相信此時,子玉內心是憤怒的,他的憤怒,不僅僅是對晉文公的,更是對楚成王的。作為國君,一兵不發,坐山觀虎斗。如果贏了,楚國得利,楚王是贏家;敗了,楚王陰謀得逞,還是贏家。代價呢?確實幾萬條若敖氏族人的生命!而子玉需要的,僅僅是一條帶自己跟族人回家的路,他需要在絕境中找到生路。圍困宋都,已經是敗局了,早晚被人夾擊而死,不如干脆跟晉軍來一次決戰,萬一打贏了呢?于是,子玉率領五萬大軍,五萬疲憊之師北上,與晉軍決戰!

                          

                        城濮之戰—一場內外勾結的陰謀

                         

                          讓我們把視角投放到最終的戰場上,輔一開戰,晉軍聯軍向后退卻,這便是著名的“退避三舍”以誘敵深入!子玉率兵便從定陶追至城濮,到了四月一日這一天,兩軍都已到達戰場,第二天,決戰開始了!

                          面對這場百年一遇的大戰,子玉不得不慎重布陣。晉軍方面,分為左中右三軍,左軍為200乘戰車,中軍為400乘戰車,右軍為200乘戰車。楚軍方面,子玉同樣設置了左中右三軍,不同的是左軍為楚軍主力,有200乘楚軍精銳戰車,中軍只留下180乘戰車,皆為若敖子弟,右軍為陳蔡聯軍(基本是打醬油的)。寓意很明確,使用左右兩翼包抄,擊潰當面之敵,尤其是左翼,是楚國司馬子西指揮,相信擊潰晉軍應該不成問題,子玉想來想去,便又覺得看到了希望。

                          大戰開始!隨著子玉激動的說到“今日必無晉矣”殺戮便開始了。眼看著楚軍左軍朝著晉軍右軍殺去,便在這時,左軍統帥司馬子西看到了詭異的一幕:晉軍右軍撤了。子西一時大喜,乘勝追擊!待追到視野之外,突然,子西看到了他這輩子最悲催的一幕!晉軍右軍之后殺出來了一直400乘戰車精銳大軍。四月份的中原,狂風大作,很快子玉便看不清左翼到底發生了什么。須臾之后,被三路包抄的子西左軍被殺得血肉橫飛,大潰之!同時,右翼的陳蔡聯軍毫無懸念的失敗了。

                          看到這個結果,子玉的心平靜了,他已經接受了這一場大敗!看看自己周圍這180乘的若敖子弟,都是自己的兄弟們啊,撤吧!回家吧!就這樣,子玉放下了······

                          子玉率殘部回楚國,行近方城時,成王的使者來說:大夫要是進方城去,怎么向申縣和息縣的父老交待呢?子玉無以自白,乃自縊。

                          就這樣,作為權利斗爭的犧牲品——子玉,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最后,成王成功讓親信蒍呂臣當上了令尹,而子玉,在晉文公和楚成王的前后夾擊之中,淪為了權利斗爭的犧牲品!

                        與“城濮之戰—一場內外勾結的陰謀”相關內容推薦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戰史
                        • 文化
                        • 野史
                        • 社會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總排行榜
                        500万彩票500万彩票平台500万彩票主页500万彩票网站500万彩票官网500万彩票娱乐500万彩票开户500万彩票注册500万彩票是真的吗500万彩票登入500万彩票快三500万彩票时时彩500万彩票手机app下载500万彩票开奖 揭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海南 | 马鞍山 | 莆田 | 葫芦岛 | 顺德 | 香港香港 | 达州 | 楚雄 | 余姚 | 吉安 | 常州 | 甘南 | 广饶 | 大兴安岭 | 嘉峪关 | 武威 | 肇庆 | 张家口 | 项城 | 伊春 | 南安 | 泉州 | 大理 | 南通 | 山东青岛 | 丹阳 | 仁寿 | 荆门 | 运城 | 开封 | 江西南昌 | 曲靖 | 眉山 | 鞍山 | 聊城 | 延边 | 金坛 | 遂宁 | 瓦房店 | 山东青岛 | 泸州 | 河池 | 泰州 | 莱州 | 图木舒克 | 松原 | 巴音郭楞 | 张家界 | 馆陶 | 阜新 | 宜都 | 渭南 | 泗洪 | 哈密 | 基隆 | 东阳 | 昭通 | 泉州 | 吉林 | 宁国 | 巴中 | 榆林 | 三明 | 新乡 | 日土 | 云浮 | 齐齐哈尔 | 简阳 | 江西南昌 | 澳门澳门 | 郴州 | 神木 | 东方 | 燕郊 | 永康 | 铜仁 | 辽阳 | 肥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洛阳 | 连云港 | 毕节 | 象山 | 桓台 | 临海 | 邹城 | 义乌 | 秦皇岛 | 徐州 | 蓬莱 | 许昌 | 池州 | 三亚 | 韶关 | 阿勒泰 | 莱州 | 巴中 | 张北 | 如皋 | 玉树 | 如皋 | 桂林 | 潮州 | 宝鸡 | 潍坊 | 钦州 | 石嘴山 | 塔城 | 衢州 | 阜新 | 延边 | 鹰潭 | 亳州 | 南安 | 六盘水 | 保定 | 蓬莱 | 乌兰察布 | 海拉尔 | 遵义 | 凉山 | 东方 | 营口 | 赤峰 | 三门峡 | 定安 | 河源 | 桐乡 | 张北 | 项城 | 阳江 | 新余 | 海丰 | 恩施 | 三河 | 安岳 | 枣阳 | 大庆 | 锦州 | 嘉峪关 | 朔州 | 葫芦岛 | 无锡 | 广西南宁 | 西双版纳 | 雅安 | 泉州 | 西双版纳 | 临沧 | 东营 | 阿拉尔 | 丹东 | 深圳 | 石狮 | 渭南 | 杞县 | 滕州 | 桐乡 | 莒县 | 芜湖 | 白城 | 福建福州 | 眉山 | 汕尾 | 防城港 | 甘肃兰州 | 海丰 | 济南 | 神木 | 灌南 | 恩施 | 绵阳 | 益阳 | 楚雄 | 赤峰 | 巴中 | 克孜勒苏 | 台中 | 吉安 | 广安 | 绵阳 | 汝州 | 赤峰 | 衡阳 | 靖江 | 洛阳 | 鹤壁 | 包头 | 五家渠 | 芜湖 | 亳州 | 河南郑州 | 黄南 | 白城 | 商丘 | 马鞍山 | 安徽合肥 | 黑河 | 鄢陵 | 云南昆明 | 黔南 | 燕郊 | 保定 | 岳阳 | 三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