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xpvln"></address>

            <address id="xpvln"></address>

            
            

                    <form id="xpvln"></form>

                        悠悠千古事是中國歷史網,主要收集和分享中國歷史人物故事、歷史名人、歷史故事等。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www.sjzsimeng.com)

                        當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野史秘聞 > 調戲歷史(二一):明清第一名妓的緋聞往事

                        調戲歷史(二一):明清第一名妓的緋聞往事

                        發布時間:2017-09-27  來源:悠悠千古事 點擊次數:

                          如果說馮小憐之流,擔了紅顏禍水的罵名,還有幾分緣由(詳見《風流皇帝不惜血本泡妞終亡國》)。那么接下來登場的陳圓圓,似乎就大大的蒙冤了。當然,我們認識陳圓圓,還得是明清名儒吳梅村那句 “慟哭六軍俱縞素,沖冠一怒為紅顏”。于是后來人,但凡翻篇到中國近代屈辱史,總會沒好氣地嗆聲:你陳圓圓好好呆在家里撒,為啥子勾引咱們大英雄吳三桂喲,敗了俺漢人的江山啰!

                          吳三桂怎么就“沖冠一怒為紅顏”了?最后搞得大家翻了臉,讓那些八旗子弟們撿了便宜,在這片黃土地上折騰了幾百年,然后以步履蹣跚的姿態難堪地步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當然,我們還得先從陳圓圓的身世談起。陳圓圓原出身貨郎之家,幼年喪母,恰又時逢年谷不登,父親無力養撫,于是過繼給了家境較為殷實的大姨媽。打小寄人籬下,陳圓圓倒也懂事的早,冰雪聰明的氣度倒也展露無遺。大姨媽見了,甚是喜歡,請了私塾家教,授了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期望著將來釣來一位金龜婿。

                          若依此人生軌跡,陳圓圓大抵是從了“白富美”的命數,只等著“高富帥”踩著五彩祥云翩翩到來。可是,大姨媽的床邊,卻盤臥著一位重利輕義的大姨夫。于是,枕邊風吹起了:婆娘啦,你看圓圓如今,倒是落了出水芙蓉的模樣,將來嫁與達官貴人,也是極可能的。可自古以來,女子嫁人,有如潑出的水,況且又不是親生,在夫家享了幾年福,或許早忘了我倆。我看啦,趁著圓圓豆蔻初開,不如賣了青樓,興許還得了好價錢。

                          男人軟磨硬泡的功夫,絕不遜于女人,特別在床笫之間,更是如此。不用說,大姨媽同意了。大姨媽的艱難決定,之于陳圓圓白富美之路,自然是畫上了句號。但之于潛伏在街頭巷尾的狗仔隊們,卻無疑是大大的福音,至少,這位老女人的“深明大義”,穩住了他們養家糊口的飯碗。從此,中國歷史上,少了一位默默無聞的白富美,卻多出了一段讓人愛恨交織的桃色緋聞。

                          當時的八卦雜志,大致紛紛轉載了這樣一個橋段:陳圓圓方入青樓,即展現不凡身姿,初登歌臺,細腰一扭,頓有大殺四座的氣場,待唇動初啼,鶯聲嚦嚦,臺下看客,皆為之動容。至于圓圓同學在處女作《西廂記》里飾演的紅娘一角,因其千嬌百媚的表演拿捏,以及如花似玉的身段,街坊的熱議聲,自然不絕于耳,更是長時間盤踞江南熱門話題榜,居高不下。

                          此時,不禁有人問了,不過就一青樓女子,怎就在當時有著大明星的排場?誠然,現在我們對于青樓女子,早改了稱呼,喚做“失足婦女”。什么叫失足,自然意在拯救,這里面,可是飽含著勞動人民深深的人道主義情懷。不過,在當時,失足婦女們的風采,絕不亞于如今的電影紅星。我們的陳圓圓,可是當時青樓圈里“江南八艷”的花魁(其他幾位名頭,也是響亮,比如董小宛、柳如是,名氣絕不亞于如今的小S、志玲姐姐)。

                          不過,即便是大明星,倒也要看權貴眼色的,今時如此,那時也如此。正當陳圓圓在青樓界混得風聲水起之際,忽然有一天,在微博上發了一個公告,收山了。怎就收山了?這不正當紅嘛,平時坐臺身價本就不菲,業余時間還可以走走穴,今天陪個領導剪個彩,明天挽著大款坐個飯局,油水可是不少啊。這下,粉絲們納悶了。

                          不過,粉絲們納悶的時間,不用太長。不日,陳圓圓又在自己的微博上貼上靚麗近照,附言道:湯圓們(圓圓粉絲團的別稱),祝福我吧,嫁人了。嫁給誰?吳三桂。盡管粉絲們不太樂意,自己心中的女神,怎就嫁與了一個半老武夫,可轉念一想,卻也相約心安,這吳三桂雖是軍旅出身,可好歹也是一方大員,圓圓跟了此人,今后衣食料必無憂,還省卻了一堆拋顏賣笑的勞累。

                          至于陳圓圓自己的心思,卻有著幾分糾結,眼前的這個男人,吟詩作賦,一樣不會,除卻床笫周旋,哪還有什么共同語言?怎可比風流瀟灑的冒辟疆公子。這冒辟疆何許人?明朝“復社四公子”之一(這復社,就是明末文人社團聯盟,里頭社員的日常事務,主要就是負責吐吐槽,針砭一下時弊,其性質,有點類似現代社會諸如韓寒這樣的意見領袖)。有意思的是,明末年間,朱家王朝內憂外患,早已搖搖欲墜,可青樓圈里,卻養成高雅的氣節,大多欣賞起有才有膽的熱血文藝憤青。當然,冒辟疆正是這樣的人。

                          據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爆料,陳圓圓欣賞冒辟疆的才華,私下央人要了他的“微信”號碼,夜深情動之時多有文字交流。后來,冒辟疆在自己的博客上,寫下“其人淡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鶯之在煙霧”的雅句。后一些八卦狗仔逐字推敲,倒也得出結論:原來,冒公子這文字素描,是寫予圓圓的。可是,就當人們猜想著這對金童玉女何時將感情大告天下,冒辟疆卻在微博上辟謠道:我和圓圓,只是朋友。也許,我們的冒公子,懷著憂國憂民的氣度,心里暗誓:閹黨不除,何以為家?當然,這段初露苗頭的愛情故事,終是不了了之。

                          當然,之于待嫁的陳圓圓,夜深忽然想起冒辟疆,也只是心旌一動,風停即止。因為,開罪權貴吳三桂的事,一個青樓小女子,自是不敢,即便偶爾的精神出軌,恐怕也是不行。若陳圓圓從此安心地做個偏房太太,喝喝咖啡泡泡太陽,再養上一只慵懶的貓,日子打發起來倒也愜意。可這樣的時日,過得不算太長,因為,吳三桂怒了。不過,吳三桂怒了,倒不是陳圓圓出軌了,而是整個大明王朝,出軌了。

                          原來,大明到崇禎一朝,這破火車頭早已是不堪重負,終于轟然一聲,跑偏了。把大明朝生生踹出軌道的,一端是發源于白山黑水的女真軍,一端是由農民頭子李自成率領的大順軍。看來,老朽的明朝已是無藥可救了,可兩股強勁勢力之間,究竟要倒向哪邊?可以說,此時把持山海關重鎮的吳三桂的決定,至關重要。女真的武裝部隊,雖勢如破竹,可終究算是異族,若舉了白旗,這漢奸的罵名,背負起來自是狼狽。而這李自成,雖是反賊,可畢竟漢人,如今又盤踞著帝國首府北京城,若與之聯手,擋了異族鐵騎,民族大英雄的名號,自然是逃不出手心了。

                          可是,就當吳三桂盤算著在選擇題上給出答案的時候,北京傳來一個消息:陳圓圓給李自成的部下擄走了。原來,李自成率兵攻陷北京后,卻不安撫民眾,倒急著同手下搞分紅。分什么?自然是金錢和美女。錢哪里來?當然是明朝宮廷的庫銀,以及遺臣們手里要來的保護費。至于美女,皇宮里也有現成的。于是,我們的李闖王尋了主意,不妨將宮女們集中起來,搞一個選秀,截下三甲,自己留著受用,其余的,倒可分給部下。

                          可是,當三千佳麗掛著腰牌站在面前的時候,我們的李闖王,卻后悔了。眼前“琳瑯滿目”的尤物們,這個前凸后翹,那個風情萬種,放棄哪個,終覺心有不甘。于是,自成同志索性大手一揮,道,我看啦,也別選了,這些佳麗,全都給我留下。這下,部下們可不干了,紛紛在微博里吐槽道:老子出生入死這些年,無非為了榮華美女,現在倒好,老子褲子都脫了,你給我搞這個。

                          見手下的干將們有了意見,李自成倒也不緊不慢,喝了一口大蔥加蒜的咖啡,喊來兩個太監布置了一下會場,開了一個專項動員會。會上,李自成慷慨陳詞:“同志們,別在一個樹上吊死嘛,何必為了宮中的這些殘花敗柳,放棄了整片森林呢?這個美女嘛,都在民間。你們啦,現在也都是有身份的人啦,到外邊溜達一下,何愁美女們不投懷送抱嘛。”

                          這絕對是一張空頭支票!不過,這張空頭支票,在萬能的大順軍階級兄弟們手里,還真給套現了。如何套現,辦法倒也簡單,就是挨家挨戶地敲門,遇見漂亮的妹子,直接強搶了。巧得是,我們的陳圓圓,此時正借寄于京城大戶田府之中。原來,吳三桂新得嬌妾,不忍隨軍風餐露宿的,本以為得了田府這顆大樹的蔭庇,至少可以保存于兵荒馬亂之中。可未想,大順軍那些響當當的純爺們,卻不按常理出牌,田府里那些錦衣玉食的美人們,不用說,自然逃不了“充公”的命運了。

                          堂堂把持重兵的地方領導干部,卻被一群鄉下的土鱉暴發戶戴了綠帽子。這口氣,吳三桂是絕對咽不下的。于是,誓師大會上,吳三桂梳了一個怒發沖冠的造型,在主席臺上振臂高喊:“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為?”然后擠出兩行熱淚,裝出一臉不情愿的模樣,轉身投向了女真軍的懷抱。當然,隨著吳三桂的臨陣“變節”,我們的大順軍,也由績優股變成垃圾股,連續地跌停,最終跌出了歷史的舞臺。

                        與“調戲歷史(二一):明清第一名妓的緋聞往事”相關內容推薦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戰史
                        • 文化
                        • 野史
                        • 社會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總排行榜
                        500万彩票500万彩票平台500万彩票主页500万彩票网站500万彩票官网500万彩票娱乐500万彩票开户500万彩票注册500万彩票是真的吗500万彩票登入500万彩票快三500万彩票时时彩500万彩票手机app下载500万彩票开奖 开封 | 临汾 | 丽水 | 简阳 | 新泰 | 蓬莱 | 桐城 | 伊春 | 宜宾 | 安岳 | 铜陵 | 临夏 | 河池 | 顺德 | 哈密 | 柳州 | 宜昌 | 铜仁 | 济南 | 玉环 | 晋城 | 玉林 | 蚌埠 | 巴中 | 白山 | 西双版纳 | 长治 | 柳州 | 神木 | 醴陵 | 图木舒克 | 鞍山 | 六盘水 | 保定 | 商丘 | 温岭 | 汉中 | 晋城 | 乐平 | 陵水 | 衢州 | 神木 | 达州 | 德宏 | 陵水 | 湘潭 | 石河子 | 遂宁 | 泉州 | 阿拉善盟 | 湖州 | 南充 | 石嘴山 | 兴化 | 丹东 | 辽阳 | 深圳 | 邵阳 | 如东 | 本溪 | 随州 | 聊城 | 聊城 | 嘉善 | 临夏 | 文山 | 嘉峪关 | 西藏拉萨 | 库尔勒 | 厦门 | 宝应县 | 贵港 | 阿拉尔 | 任丘 | 三门峡 | 海南 | 承德 | 毕节 | 承德 | 秦皇岛 | 保定 | 沭阳 | 江门 | 中山 | 吐鲁番 | 抚顺 | 大理 | 河南郑州 | 章丘 | 南京 | 阜阳 | 庆阳 | 雄安新区 | 伊春 | 朔州 | 日土 | 陵水 | 张家口 | 灌云 | 遵义 | 大庆 | 西藏拉萨 | 抚顺 | 阿拉善盟 | 赤峰 | 六盘水 | 商丘 | 内江 | 甘肃兰州 | 滕州 | 阿拉善盟 | 上饶 | 巴彦淖尔市 | 海门 | 嘉善 | 宜都 | 宜昌 | 西藏拉萨 | 晋中 | 永州 | 贵州贵阳 | 湛江 | 许昌 | 孝感 | 大兴安岭 | 怒江 | 瑞安 | 景德镇 | 巴彦淖尔市 | 漳州 | 儋州 | 唐山 | 佳木斯 | 阳春 | 马鞍山 | 六盘水 | 乌海 | 杞县 | 岳阳 | 商丘 | 安阳 | 山东青岛 | 赤峰 | 吐鲁番 | 巴彦淖尔市 | 贵州贵阳 | 葫芦岛 | 荆门 | 鹤壁 | 淄博 | 邢台 | 佳木斯 | 湘潭 | 曲靖 | 阿克苏 | 灌云 | 宝鸡 | 宣城 | 黄冈 | 湖北武汉 | 阳泉 | 南平 | 图木舒克 | 新沂 | 承德 | 沭阳 | 吉林 | 馆陶 | 宜昌 | 昌都 | 梧州 | 辽阳 | 阿里 | 垦利 | 周口 | 昌都 | 滨州 | 海南海口 | 平顶山 | 黄南 | 镇江 | 德州 | 潮州 | 鄢陵 | 双鸭山 | 霍邱 | 深圳 | 淮北 | 湖南长沙 | 永新 | 铜陵 | 山东青岛 | 库尔勒 | 诸城 | 惠东 | 嘉兴 | 博尔塔拉 | 柳州 | 怒江 | 安阳 | 五家渠 | 四川成都 | 张家口 | 明港 | 江西南昌 | 阳江 | 启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