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xpvln"></address>

            <address id="xpvln"></address>

            
            

                    <form id="xpvln"></form>

                        悠悠千古事是中國歷史網,主要收集和分享中國歷史人物故事、歷史名人、歷史故事等。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www.sjzsimeng.com)

                        當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歷史人物 > 袁紹簡介 袁紹個人資料

                        袁紹簡介 袁紹個人資料

                        發布時間:2017-06-26  來源:悠悠千古事 點擊次數:

                          袁紹(?-202年6月28日),字本初,汝南汝陽(今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袁老鄉袁老村)人。東漢末年軍閥,漢末群雄之一。

                          袁紹出身東漢名門”汝南袁氏“,自袁紹曾祖父起,袁氏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他自己也居三公之上,其家族也因此有“四世三公”之稱。袁紹早年任中軍校尉、司隸校尉,曾指揮誅殺宦官。初平元年(190年),與董卓對立,被推舉為關東聯軍首領。

                          在漢末群雄割據的過程中,袁紹先占據冀州,又先后奪青、并二州,并于建安四年(199年)的易京之戰中擊敗了割據幽州的軍閥公孫瓚,統一河北,勢力達到頂點。但在建安五年(200年)的官渡之戰中大敗于曹操。建安七年(202年),袁紹在平定冀州叛亂之后病逝。

                          家庭成員

                          名門孤嗣

                          袁紹出身于東漢后期一個勢傾天下的官宦世家“汝南袁氏”。從他的高祖父袁安起,袁氏四世之中有五人官拜三公。父親袁逢,官拜司空。叔父袁隗,官拜司徒。伯父袁成,官拜左中郎將,早逝。袁紹庶出,過繼于袁成一房。袁紹生得英俊威武,甚得袁逢、袁隗喜愛。憑借世資,年少為郎,袁紹不到二十歲已出任濮陽縣長,有清正能干的名聲。不久,因母親病故服喪,接著又補服父喪,前后共六年。之后,袁紹拒絕朝廷辟召,隱居在洛陽。

                          這時是東漢統治日趨黑暗的年代,宦官專政愈演愈烈,殘酷迫害以官僚士大夫和太學生為代表的“黨人”。袁紹雖自稱隱居,表面上不妄通賓客,其實在暗中結交黨人和俠義之士,如張邈、何颙、許攸等人。張邈是大名鼎鼎的黨人,“八廚”之一。何颙也是黨人,與黨人領袖陳蕃、李膺(兩人都為是三俊之一)過從甚密,在黨錮之禍中,常常一年中幾次私入洛陽,與袁紹商量對策,幫助黨人避難。而許攸同樣是反對宦官斗爭的積極參與者。袁紹的密友中,還有曹操,他們結成了一個以反宦官專政為目的的政治集團。袁紹的活動引起了宦官的注意,中常侍趙忠憤憤然地警告說:“袁本初抬高身價,不應朝廷辟召,專養亡命徒,他到底想干什么!”袁隗聽到風聲,于是斥責袁紹說:“你這是準備破滅我們袁家!”但袁紹依然不為所動。

                          中平元年(184年),黃巾起義爆發以后,東漢朝廷被迫取消黨禁,大赦天下黨人。袁紹這才應大將軍何進的辟召。何進是漢靈帝劉宏皇后的異母兄,以外戚貴顯,統領左右羽林軍,對宦官專政不滿。袁紹有意借何進之力除掉宦官,而何進因袁氏門第顯赫,也很信任袁紹。從此,兩人關系非同一般。當時,宦官的勢力仍然很大,中常侍趙忠、張讓等并封侯爵。郎中張鈞上書痛斥宦官專政之害,竟被捕殺獄中。

                          謀誅宦官

                          中平五年(188年),東漢朝廷另組西園新軍,置八校尉。袁紹被任命為中軍校尉,曹操為典軍校尉。但大權掌握在宦官、上軍校尉蹇碩手中,連大將軍何進也要聽從他的調度指揮。

                          中平六年(189年)四月,漢靈帝病重,太子未立。在皇位繼承問題上,宦官與外戚何進的矛盾激化了。漢靈帝有兩個兒子:一個是何皇后所生,名劉辯;另一個是王美人所生,名劉協。群臣請立太子,漢靈帝因劉辯輕佻淺薄,很不中意,但廢嫡立庶,又擔心群臣反對,所以舉棋不定。蹇碩等宦官當然心領神會,最主要的是不愿意大權落入何進手中,因此借口韓遂作亂,提議請大將軍領兵西上平叛。在這個關鍵時刻,何進洞悉宦官的詭計,以青徐黃巾復起為辭,奏請遣袁紹東進徐兗,待袁紹兵還,自己再西擊韓遂。不幾天,漢靈帝病死,蹇碩決定先誅何進,后立劉協,于是派人迎何進入宮計事,何進卻集結軍隊于宮外,嚴陣以待,而稱病不入。蹇碩迫于壓力,不得不立劉辯為帝。

                          劉辯即帝位,何皇后以皇太后臨朝稱制,太傅袁隗與大將軍何進輔政,同錄尚書事。這是外戚與官僚士大夫對宦官的一個勝利。這時,袁紹通過何進的賓客張津對何進說:“黃門、常侍這些宦官執掌大權已經天長日久,專干壞事,將軍應該另擇賢良,整頓國家,為天下除害。”何進甚以為是,于是任命袁紹為司隸校尉、何颙為北軍中候、荀攸為黃門侍郎、鄭泰為尚書。同時受到提拔的有二十多人,他們都成了何進的心腹。

                          對此,蹇碩非常不安,再度謀劃誅殺何進,但被人告發,何進下令捕殺蹇碩。鑒于宦官蠢蠢欲動,何進恐怕發生意外,稱病不參預靈帝喪事。袁紹認為只有殺掉所有宦官,才能免除后患。他對何進說:“從前竇武準備誅殺內寵,而反受其害,原因是事機不密,言語漏泄。五營兵士都聽命于宦官,竇武卻信用他們,結果自取滅亡。如今將軍居帝舅大位,兄弟并領強兵,軍隊將吏都是英俊名士,樂于為將軍盡力效命。一切在將軍掌握之中,這是蒼天賜予的良機,將軍應該一舉為天下除掉禍害,以名垂后世!”何進報告何太后,但何太后卻不同意,何進也就不敢違背太后意旨。

                          事后他想:“或者只殺幾個罪惡昭彰的?”袁紹見何進動搖,又進而對他說:“宦官親近至尊,傳達詔令,如果不一網打盡,必將貽患無窮。況且如今計劃已經外露,將軍為何不早下決斷?事久生變,下手晚了會遭禍殃的。”但是,由于何太后的母親舞陽君與何進的弟弟何苗多次受到宦官賄賂,因此從中作梗,多方阻撓;也由于何進素無決斷,猶猶豫豫,所以仍然沒有結果。袁紹看見這種情況,心里十分焦灼,再一次獻策說:“可以調集四方猛將豪杰,領兵開往京城,對太后進行兵諫。”何進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于是下令召并州牧董卓帶領軍隊到京,又派部下王匡、騎都尉鮑信回家鄉募兵。四方兵起,京師震動,何太后才感到事態嚴重。她匆匆把中常侍、小黃門等宦官放回家。宦官們著慌了,惶惶然若喪家之犬,一起去叩求何進恕罪。袁紹在旁再三勸何進乘此機會殺掉他們,但何進還是把他們放走了。袁紹很不甘心,寫信通知州郡,詐稱是何進的意思命令逮捕宦官的親屬入獄。

                          宦官們走投無路,鋌而走險。他們借口離京前愿最后侍奉一次太后,又進了宮。在張讓的指揮下,中常侍段珪等率領黨徒數十人,等候何進入宮后,將何進斬殺于嘉德殿前。何進部將聽說何進被殺,領兵入宮,虎賁中郎將袁術攻打宮城,焚燒青瑣門。張讓等人遂挾持少帝劉辯和陳留王劉協從復道倉皇外逃。袁紹與叔父袁隗佯稱奉詔,殺死宦官親黨許相、樊陵,然后列兵朱雀闕下,捕殺沒有來得及逃走的宦官趙忠等人,又下令關閉宮門,嚴禁出入,指揮士兵搜索宮中的宦官,不論老幼皆斬盡殺絕,死者有二千多人,有些不長胡須的人也被當成宦官殺掉了。

                          討伐董卓

                          正當袁紹在內宮大肆屠戮宦官的時候,董卓率領軍隊抵達洛陽西郊,于北邙阪下與少帝和陳留王相遇。董卓無意中得到了一張王牌,他擁簇著少帝,帶著軍隊浩浩蕩蕩地開進洛陽城。在何進決定調董卓領兵入京時,主簿陳琳曾經提醒他說:“大兵一到,強者稱雄,這樣做是倒拿干戈,授柄于人,不但不能達到目的,恐怕還會引起混亂呢!”目睹董卓八面威風,不可一世的模樣,剛剛從泰山募兵回到洛陽的鮑信憂慮地對袁紹說:“董卓擁有強兵,居心叵測,如果不能及早采取措施,就要陷入被動,如果乘他長途行軍,士馬勞頓,發起突然襲擊,還能擒拿他。”袁紹見董卓兵強馬壯,心里害怕,不敢輕舉妄動。鮑信不覺非常失望,帶兵回泰山去了。董卓十分驕橫,決意實行廢立,以建立個人的權威。他傲慢地對袁紹說:“天下之主,應該選擇賢明的人。劉協似乎還可以,我想立他為帝。如果還不行,劉氏的后裔也就沒有留下的必要了。”袁紹一聽非常生氣,針鋒相對地說:“天底下強大的人,難道只有董公你么!”說完橫握佩刀,向董卓拱了拱手,揚長而去。

                          袁紹不敢久留洛陽,他把朝廷所頒符節掛在上東門上,逃亡冀州。董卓下令通緝袁紹,當時有人勸董卓說:“廢立大事,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袁紹不識大體,因此害怕逃跑,并非有其它意思。如果通緝他太急,勢必激起事變。袁氏四代廣布恩德,門生、故吏遍布天下。如果袁紹招集豪杰,拉起隊伍,群雄都會乘勢而起,那時,關東恐怕就不是明公所能控制得了,所以不如赦免他,給他一個郡守當當,那么,他慶幸免罪,也就不會招惹事端了。”于是,董卓任命袁紹為勃海太守,賜爵位為邟鄉侯。

                          中平六年(189年)九月,董卓廢少帝為弘農王,立劉協為帝,是為漢獻帝,他自署相國,又自稱“貴無上”,性極殘忍。是時,“洛中貴戚室第相望,金帛財產,家家殷積。卓縱放兵士,突其廬舍,淫略婦女,剽虜資物,謂之‘搜牢’”。

                          董卓擅行廢立和種種暴行,引起了官僚士大夫的憤恨,他所任命的關東牧守也都反對他。各地討伐董卓的呼聲日益高漲。而討伐董卓,袁紹是最有號召力的人物,這不僅因為他的家世地位,還因為他有誅滅宦官之功和不與董卓合作的舉動。本來,冀州牧韓馥恐怕袁紹起兵,故派遣幾個部郡從事駐勃海郡監視,限制袁紹的行動。這時,東郡太守橋瑁冒充三公寫信給各州郡,歷數董卓罪狀,稱“受董卓逼迫,無以自救,亟盼義兵,拯救國家危難”云云。韓馥接到信件,召集部屬商議,他問大家:“如今應當助袁氏呢,還是助董氏呢?”治中從事劉子惠正色說:“興兵是為國家,如何說什么袁氏、董氏!”韓馥語塞,臉有愧色。迫于形勢,韓馥不敢再阻攔袁紹,他寫信給袁紹,表示支持他起兵討董。

                          初平元年(190年)正月,關東州郡起兵討董,推舉袁紹為盟主。袁紹自號車騎將軍,與河內太守王匡屯河內,韓馥留鄴,供給軍糧。豫州刺史孔伷屯潁川,兗州刺史劉岱、陳留太守張邈、廣陵太守張超、東郡太守橋瑁、山陽太守袁遺、濟北相鮑信與曹操屯酸棗,后將軍袁術屯魯陽,各有軍隊數萬。

                          董卓得知袁紹在山東起兵,就把袁紹的叔父袁隗以及在京師的袁氏宗族全部給殺了。董卓接著派大鴻臚韓融、少府陰循、執金吾胡母班、將作大匠吳循、越騎校尉王瓖來曉諭勸解袁紹等各路軍隊。袁紹指派王匡殺掉了胡母班、王瓖、吳循等人,袁術也捕殺了陰循,只有韓融因為德高望重免于一死。此時,豪杰大多歸附袁紹,而且因他一家遭難受感動,人人想著為他報仇,所以州郡蜂擁而起的部隊,沒有不打袁氏旗號的。

                          董卓見關東盟軍聲勢浩大,于是挾持獻帝,驅趕洛陽百姓遷都長安。

                          但是討伐董卓的各州郡長官各懷異心,遷延日月,保存實力。酸棗駐軍的將領每日大擺酒宴,誰也不肯去和董卓的軍隊交鋒。酸棗糧盡后,諸軍化作鳥獸散,一場討伐不了了之。

                          董卓西走長安后,袁紹準備拋棄獻帝,另立新君,以便于駕馭。他選中漢宗室、幽州牧劉虞。當時袁氏兄弟不睦,袁術有自立之心,他假借維護忠義,反對袁紹另立劉虞為帝。袁紹寫信給袁術,信中說:“先前我與韓文節(韓馥)共謀長久之計,要使海內見中興之主。如今長安名義上有幼君,卻不是漢家血脈,而公卿以下官吏都媚事董卓,如何信得過他!當前只應派兵駐守關津要塞,讓他衰竭而亡。東立圣君,太平之日指日可待,難道還有什么疑問!況且我袁氏家室遭到屠戮,決不能再北面事之了。”他不顧袁術的反對,以關東諸將的名義,派遣原樂浪太守張岐拜見劉虞,呈上眾議。劉虞卻斷然拒絕。袁紹仍不死心,又請他領尚書事,承制封拜,也同樣被劉虞拒絕了。

                          名動天下

                          此時,董卓并未垮臺,關東牧守們卻為了擴充個人的地盤,爭奪土地和人口,相互爭斗。韓馥唯恐袁紹坐大,故意減少軍需供應,企圖餓散、餓垮袁紹的軍隊。而袁紹并不滿足于一個渤海小郡,對被稱為天下之重資的冀州垂涎已久。

                          在聯兵討董時,袁紹曾經問過曹操:“大事如果不順,什么地方可以據守呢?”曹操反問:“足下的意思怎樣呢?”袁紹答道:“我南據黃河,北守燕、代,兼有烏丸、鮮卑之眾,然后南向爭奪天下,這樣也許可以成功吧!”袁紹所謂南據黃河,北守燕、代,其中間廣大地區正是物產豐富、人口眾多的冀州。不過,當時袁紹并不景氣,門客逢紀建議他攻取冀州時,袁紹非常躊躇,拿不定主意。對逢紀說:“冀州兵強,我軍饑乏,如果攻打不下來,我連立足的地方都沒有了。”逢紀獻計道:“韓馥是一個庸才,我們可以暗中與遼東屬國長史公孫瓚相約,讓他南襲冀州。待他大兵一動,韓馥必然驚慌失措,我們再趁機派遣能言善辯的人去和他說明利害關系,不怕他不讓出冀州來。”袁紹很看重逢紀,果然照他的意思寫一封信送給公孫瓚。

                          初平二年(191年),韓馥部將麴義反叛,韓馥討伐不利,袁紹派使者與麴義結交。

                          同時公孫瓚發兵,南襲冀州。韓馥一戰敗績,慌了手腳,此時袁紹的說客高干、荀諶不失時機地到了鄴城。高干是袁紹外甥,荀諶與韓馥的關系不錯。他們對韓馥說:“公孫瓚乘勝南下,諸郡望風而降;袁車騎也領兵到了延津,他的意圖難以預料,我們私下都很為將軍擔憂。”韓馥一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急切地問:“既然如此,那怎么辦呢?”荀諶不正面回答,反問道:“依將軍估計,在對人寬厚仁愛方面,您比袁紹怎樣?”韓馥說:“我不如。”“在臨危決策,智勇過人方面,您比袁氏怎么樣?”韓馥又說:“我不如。”“那么,在累世廣施恩德,使天下人家得到好處方面,您比袁氏又當如何呢?”韓馥搖搖頭:“還是不如。”連提了幾個問題后,荀諶這才說:“公孫瓚率領燕、代精銳之眾,兵鋒不可抵擋;袁氏是一時的英杰,哪能久居將軍之下。冀州是國家賴以生存的重地。如果袁氏、公孫瓚合力,與將軍交兵城下,將軍危亡即在旋踵之間。袁氏是將軍的舊交,而且結為同盟,如今之計,不如把冀州讓給袁氏。袁氏得到冀州以后,他一定會厚待將軍。公孫瓚也就不能和他抗爭。那時,將軍不但能獲得讓賢的美名,而且您還會比泰山更加安穩。希望將軍不必疑惑!”韓馥生性怯懦,缺少主見,聽荀諶這么一說,也就同意了。

                          韓馥的許多部下都憂慮重重,長史耿武、別駕閔純、治中李歷勸諫說:“冀州雖然偏僻,但甲士百萬,糧食足以維持十年,而袁紹則是孤客窮軍,仰我鼻息,就如同嬰兒在我手上一般,一旦斷了奶,立刻就會餓死,為什么我們竟要把冀州讓給他?”韓馥無奈地說:“我是袁氏的故吏,才能也不如本初,量德讓賢,這是古人所推崇的,你們為何還要一味加以責備呢!”駐屯在河陽的都督從事趙浮、程渙聽到消息,急急自孟津馳兵東下,船數百艘,眾萬余人,請求出兵抗拒袁紹,韓馥不同意。終于,韓馥搬出了官署,又派自己的兒子把冀州牧的印綬送交袁紹。袁紹代領冀州牧,自稱承制,送給韓馥一個奮威將軍的空頭銜,既無將佐,也無兵眾。

                          袁紹手下有一名都官從事朱漢,曾經遭到韓馥的冷遇,一直耿耿于懷。他知道韓、袁二人之間積怨甚深,借故派兵包圍了韓馥的住所,手持利刃,破門而入。韓馥逃到樓上,朱漢抓住韓馥的長子,一陣亂棍拷打,把兩只腳都打斷了。韓馥受了很深的刺激,雖然袁紹殺死了朱漢,但他還是離開了冀州去投奔張邈。有一天,在張邈府上,韓馥見袁紹派來一個使者,使者對張邈附耳低語。韓馥心中不覺升起了一團疑云,感到大難臨頭了,于是借口上廁所,用書刀自殺。

                          袁紹得了冀州,躊躇滿志地問別駕從事沮授說:“如今賊臣作亂,朝廷西遷,我袁家世代受寵,我決心竭盡全力興復漢室。然而,齊桓公如果沒有管仲就不能成為霸主,勾踐沒有范蠡也不能保住越國。我想與卿同心戮力,共安社稷,不知卿有什么妙策?”沮授原任韓馥別駕,頗有謀略,袁紹使居原職。他回答說:“將軍年少入朝,就揚名海內。廢立之際,能發揚忠義;單騎出走,使董卓驚恐。渡河北上,則渤海從命;擁一郡之卒,而聚冀州之眾。威聲越過河朔,名望重于天下!如今將軍如首先興軍東討,可以定青州黃巾;還討黑山,可以消滅張燕。然后回師北征,平公孫瓚;震懾戎狄,降服匈奴。您就可擁有黃河以北的四州之地,因之收攬英雄之才,集合百萬大軍,迎皇上于西京,復宗廟于洛陽。以此號令天下,誅討未服,誰抵御得了?”袁紹聽了,非常高興地說:“這正是我的心愿啊!”隨即加封沮授為奮威將軍,使他監護諸將。袁紹又用田豐為別駕、審配為治中,這兩人比較正直,但在韓馥部下卻郁郁不得志。此外,袁紹還用許攸、逢紀、荀諶等人為謀士。

                          統一河北

                          冀州北面有公孫瓚,南面有袁術,這是袁紹的兩個勁敵。袁術雖然是袁紹的弟弟,但兄弟二人向來不和。

                          初平二年(191年)冬,袁術任命孫堅為豫州刺史,屯兵陽城。在孫堅出兵攻打董卓的時候,袁紹借機會任命周昂為豫州刺史,派兵襲取了陽城。袁術派遣公孫瓚的弟弟公孫越協助孫堅回救陽城,公孫越在作戰中被流矢射中身亡。當時,正在青州鎮壓黃巾軍的公孫瓚怒不可遏地說:“我弟弟的死是袁紹惹出來的。”于是舉兵攻打袁紹。公孫瓚攻勢凌厲,威震河北。一時間,冀州郡縣紛紛望風歸降。袁紹大驚,為了取悅公孫瓚,緩和局勢,他拔擢公孫瓚的從弟公孫范為勃海太守,但公孫范一到勃海,卻立即倒戈。

                          袁紹親自領兵迎戰公孫瓚,兩軍在界橋南二十里處交鋒。

                          公孫瓚以三萬步兵,排列成方陣,兩翼各配備騎兵五千多人。袁紹令麹義率八百精兵為先鋒,以強弩千張為掩護,他統領步兵數萬在后。公孫瓚見袁紹兵少,下令騎兵發起沖鋒,踐踏敵陣。麹義的士兵鎮靜地俯伏在盾牌下,待公孫瓚的騎兵沖到只距離幾十步的地方,一齊跳躍而起,砍殺過去;與此同時,千張強弩齊發,向公孫瓚的騎兵射去。公孫瓚的軍隊遭到意想不到的打擊,全軍陷入一片混亂,騎兵、步兵都爭相逃命。麴義的軍隊則越戰越勇,臨陣斬殺了公孫瓚所署冀州刺史嚴綱,獲甲首千余人,又乘勝追到界橋。公孫瓚企圖守住界橋,但再次被打敗了。麹義一直追擊到公孫瓚的駐營地。

                          袁紹命令部隊追擊敵人,自己緩緩而進,隨身只帶著強弩數十張,持戟衛士百多人。在距離界橋十余里處,聽說前方已經獲勝,就下馬卸鞍,稍事休息。這時公孫瓚部逃散的騎兵二千多突然出現,重重圍住了袁紹,箭如雨下。別駕田豐扶著袁紹,要他退入一堵矮墻里,袁紹猛地將頭盔摜在地上,說:“大丈夫寧可沖上前戰死,躲在墻后,難道就能活命嗎!”他指揮強弩手應戰,殺傷了公孫瓚的不少騎兵,公孫瓚的部隊沒有認出袁紹,也漸漸后退。稍頃,麹義領兵來迎袁紹,公孫瓚的騎兵才撤走了。黑山軍首領張燕派部將杜長等為公孫瓚助陣,也被袁紹擊敗,黑山軍與袁氏開始結怨。

                          初平三年(192年),袁術與袁紹開戰,袁術向公孫瓚求援,公孫瓚令劉備屯高唐,單經屯平原,同時聯合陶謙,用來威逼袁紹,袁紹與曹操合擊,大破袁術、公孫瓚以及陶謙的聯軍。

                          從初平三年至興平二年(192年—195年),中原局勢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在長安,司徒王允和中郎將呂布等密謀殺死了董卓,使萬民額手稱慶。但王允不能妥善處理董卓的部屬,引起董卓部將李傕、郭汜舉兵叛亂。結果王允被殺,呂布東逃。后來,李傕、郭汜發生火并,互相屠殺,而漢獻帝作為一尊偶像,被這些軍閥爭來搶去。在兗州,曹操異軍突起。原兗州刺史劉岱死后,兗州地方勢力推舉曹操接任,他采取武裝鎮壓和誘降的兩手,迫使三十萬青州黃巾軍投降。他又與袁紹合作,連破袁術,把袁術擠到淮南。在他東征徐州刺史陶謙時,地方勢力的代表張邈、陳宮背叛他,迎呂布入兗州。曹操經過艱苦的斗爭,才重新奪回了兗州。在幽州,公孫瓚又派兵到龍湊攻打袁紹,結果再次被袁紹打敗,之后就退守幽州,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初平四年(193年),太仆趙岐奉命勸和,袁、公孫雙方宣告休戰。三月,袁紹南下薄落津。這時,魏郡發生兵變,造反的兵士和黑山軍會合后,占領了鄴城。當時袁紹部隊正在全軍開慶功宴,聽到這個消息,袁紹的部下們特別是家屬在鄴城的,要么臉色大變,要么放聲大哭,唯獨袁紹容貌自若,不改平時的風度。整個鄴中有十多支黑山軍的部隊。但黑山軍中有一個叛徒陶升,他入鄴城后把袁紹和州內官吏家屬保護起來,并把他們送往斥丘。袁紹迸屯斥丘,任陶升為建義中郎將。

                          六月,袁紹大舉進剿黑山、黃巾軍,先發兵進入朝歌鹿腸山蒼巖谷谷口討伐于毒,圍攻五天,斬殺于毒及其部眾一萬多人。接著,沿著鹿腸山向北進攻左髭丈八等,將他們全部剿滅。又接連擊滅劉石、青牛角、黃龍、左校、郭大賢、李大目、于氐根等多支黑山、黃巾部隊,屠其屯壁,大肆殺戮,斬首數萬級。

                          之后聯手呂布,與張燕、四營屠各、雁門烏桓在常山展開大戰,連續打了十幾天,雖然張燕軍多被殺傷,但袁紹軍也很疲憊,于是雙方各自退兵。

                          東郡太守臧洪因怨恨袁紹不出兵救張超,舉東郡之兵與之對抗,袁紹興兵圍城一年,破東郡,勸降臧洪不得,乃殺之。不久,公孫瓚兼并了劉虞,劉虞舊部鮮于輔等招引烏桓,攻打公孫瓚,袁紹也派麴義出兵,與鮮于輔等合兵,共集中十萬大軍,在鮑丘打敗了公孫瓚,迫使他退保易京。麴義與公孫瓚相持歲余,軍糧耗盡,士卒饑困,率余眾數千人退走,公孫瓚趁勢追擊,將其擊破,盡得其輜重。

                          興平二年(195年)十月,漢獻帝在楊奉等人的護衛下逃到曹陽,后面李傕率軍窮追不舍。這時,沮授再次提醒袁紹把漢獻帝這面旗幟搶到手。他說:“將軍生于宰輔世家,以忠義匡濟天下。目今皇上流離失所,宗廟受到毀壞。而州郡牧守以興義兵為名,行兼并之實,沒有一人起來保衛天子,撫寧百姓。現將軍已經粗定州城,應該早迎大駕。在鄴城建都,挾天子以令諸侯,蓄兵馬以討不臣。那時,還有誰能抵御!”沮授的意見遭到郭圖、淳于瓊的反對(但也有史書記載郭圖勸袁紹迎天子 ),他們說:“漢室衰微已經很久了,今天要重新振興談何容易!況且當前英雄各據州郡,士眾動以萬計,這時就是所謂‘秦失其鹿,先得者王’的時候。如果我們把天子迎到自己身邊,那么動不動都得上表請示。服從命令就失去權力,不服從就有抗拒詔命的罪名,這不是好辦法。”沮授又苦口婆心地勸告:“迎天子不僅符合道義,而且是符合當前需要的重大決策。如果我們不先下手,一定會有人搶在前頭。取勝在于不失時機,成功在于敏捷神速,希望將軍考慮。”但是袁紹最終沒有采納沮授的意見,以致失去了一個極好的機會。與此同時,曹操卻毫不猶豫地抓住這個機會,當漢獻帝回到故都洛陽,曹操力排眾議,于公元196年(建安元年)八月,親自到洛陽朝見獻帝。他借口洛陽殘破不堪,糧食奇缺,把漢獻帝轉移到許昌,在許昌建立新都城,從而把獻帝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袁紹有三子:長子袁譚、次子袁熙、三子袁尚。他寵愛后妻劉氏,對劉氏所生的袁尚特別偏愛,有意以袁尚為嗣,因此以長子袁譚為青州刺史,以次子袁熙為幽州刺史,以外甥高干為并州刺史,只留袁尚在身邊。沮授勸誡說:“年紀相當應選擇賢者為嗣,德行又相當要用占卜來決定,這是自古以來的原則。將軍如果不能改變決定,禍亂就要從這件事上發生了。”袁紹則說:“我是準備讓幾個兒子各據一州,考察他們的才能。”袁譚到達青州后,控制的地區只有平原,于是北排田楷,東攻孔融,曜兵海隅,整個青州落入袁氏手中。

                          曹操借天子以自重,略取了河南大片土地,甚至關中的割據勢力也紛紛來歸附,勢力發展很快。原來,袁紹沒有把曹操放在眼里,他舉薦曹操擔任東郡太守,把曹操當作自己的附庸。呂布占領兗州,他又與曹操連和。那時,彼此之間的關系還比較和諧。如今,曹操迎漢獻帝都許,許昌成了當然的政治中心,曹操也成了皇帝當然的代言人,隨心所欲,號令四方,這是袁紹始料未及的,他實在后悔不迭。袁紹要求遷都鄄城,那兒離自己較近,便于控制。曹操不但一口回絕,而且下詔書責備他說:“你地廣兵多,而專門樹立私黨;不見你出師勤王,但見你發兵與他人互相攻伐。”袁紹明知是曹操搗鬼,也只得上書為自己申辯。曹操自任為大將軍,而任袁紹為太尉,改封鄴侯。太尉雖貴,但地位在大將軍之下,袁紹深感屈辱,上表不受封拜。他憤憤地說:“曹操幾次差點死蛋了,都是我挽救了他,如今天他反以天子的名義對我發號施令!”當時,曹操的實力不如袁紹,且東有徐州呂布、西有南陽張繡、南有淮南袁術,皆虎視眈眈,曹操懼怕,只能采取克制忍耐的策略。

                          建安二年(197年),曹操派孔融持天子符節出使鄴城,拜袁紹為大將軍,賜給他弓箭、符節、斧鐵和一百虎賁,讓他兼管冀州、青州、幽州、并州四個州,以緩和矛盾。

                          此后幾年,袁紹繼續致力于討伐公孫瓚。公孫瓚在易京的外圍挖了十道壕溝,城內壘起許多土臺,一般高五、六丈,高臺上建樓。他自己居住在中間高達十丈的臺樓上,以鐵作門,男人七歲以上皆不得入門,身邊只有侍奉他的姬妾,來往書信文書都要用繩索吊上吊下,幾乎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由于城內積谷甚多,防守嚴密,袁紹派遣大將進攻歷年,也攻打不下。

                          謀臣田豐見大軍長期滯留冀北,對袁紹說:“遷都之計既然不能實現,應該及早奪取許都,奉迎天子。那時我們也可以事事以詔書為名,號令四海,這才是上策。否則,我們總有一天會落入人家的手中,即使后悔也來不及。”袁紹不聽。

                          建安三年(198年),袁紹親領大軍攻打幽州,所向披靡,進而圍攻易京,公孫瓚派遣其子公孫續向黑山軍求救。袁紹上架云梯,下挖地道,不斷加強攻勢,易京危如累卵,公孫瓚手下的將領有的投降、有的潰散。翌年春,公孫續和黑山軍首領張燕帶領十萬救兵分三路向易京進發。公孫瓚派人給公孫續送密信,約定以點火為信號,內外夾擊袁紹軍。這封信被袁紹的哨兵截獲了,袁紹將計就計,依照約定的信號點起火堆。公孫瓚以為救兵已到,領兵攻出來,遭到袁紹伏兵的痛擊,又龜縮入城。袁紹加緊挖地道,一直挖到臺樓下,先用柱子頂著樓基,然后火燒支柱,樓臺也就隨之崩塌了。公孫瓚無路可走,于是縊殺了姐妹妻子,然后引火自焚,這時袁紹的士兵沖到樓上將他的首級斬下,公孫瓚的部將田楷、關靖等也在這一戰中陣亡。袁紹命人將他們的首級一并送到許都彰功。至此,袁紹占據了幽州,兼并了公孫瓚的軍隊。

                          袁紹占據冀、青、幽、并四州,擁有幾十萬軍隊。隨著實力的增強,他的野心更大了,給獻帝的進貢漸漸稀少了。有一次,他忽然接到久無往來的袁術的一封來信,信上說:“漢朝的天下早就丟掉了,天子受人控制,政出于私門,豪強角逐,國土分裂,和周朝末年七國紛爭的時代沒有兩樣,結果是強者兼并天下。我們袁家受命于天,理應當皇帝,符命、祥瑞都顯示得一清二楚了。今日您擁有四州之地,民戶百萬。論實力無人比得上您的強大,論德行無人比得上您的崇高。即使曹操有心扶衰拯弱,怎么能夠接續已經滅絕了的天命呢?”袁術在公元197年(建安二年)稱帝淮南,但只過了兩年半時間,搞得資實空虛、內外交困、眾叛親離,在走投無路之際,他“慷慨”地表示愿把帝號讓給袁紹。袁紹見信雖然不敢聲張,心里卻是求之不得的。他指使主簿耿苞為自己當皇帝尋找根據,耿苞私下對他說:“赤德已經衰敗,袁氏是黃帝后裔,應該順天意、從人心。”這幾句話的意思是,按“五德相生”的“理論”,漢朝是所謂火德(即赤德),火德要由土德代替;黃帝就是土德,而袁家為黃帝的后代,所以袁氏取代漢朝是“天意”。袁紹向軍府僚屬公開了耿苞的這些言論,僚屬們都認為耿苞妖言惑眾,混淆視聽,應當殺頭。袁紹知道時機還不成熟,唯恐露出馬腳,不得已令人殺了耿苞。

                          兵敗官渡

                          建安四年(199年),割據河內的眭固欲與袁紹和縱,卻被曹操所滅,袁、曹之間的一場決戰已經到了不可避免的時候了。袁紹決定驅使十萬精銳步兵和一萬騎兵奪取許都,一舉攻滅曹操。

                          他任命審配、逢紀主持軍事,田豐、荀諶、許攸充當謀士,顏良、文丑擔任將帥,積極準備南下。

                          當時,袁紹部下意見紛紜,沮授的意見與郭圖和審配的完全相反,沮授建議以逸待勞,采取持久戰,而郭圖、審配則主張速戰速決。

                          袁紹自恃地廣兵強、糧食充足,根本聽不進沮授的忠告。郭圖等人又在背后進讒言說:“沮授監統內外兵眾,威震三軍,倘若他的勢力逐漸加強,怎么控制得了!臣下服從主人才能昌盛,主上服從臣下就會滅亡,這是黃石公在《三略》中所告誡的。統兵在外的將領,不宜讓他參知內政。”因此,袁紹把沮授統領的軍隊分成三部,其中兩部分別交給郭圖和淳于瓊。

                          九月,曹操分兵把守官渡,準備抗擊袁軍。袁紹企圖聯合張繡和劉表對曹操進行夾擊。他派使者到穰城聯絡張繡,還特意給張繡的謀士賈詡捎信結好。張繡打算應允,還沒有說話,賈詡在一旁先開口了,他說:“請你回去轉告袁本初,兄弟都不能相容,怎么容得了天下的國士呢?”使者怏怏而回。不久,張繡率眾投降曹操。袁紹又派人到劉表處求援,劉表假惺惺答應了,實際上按兵不動,對袁曹之爭斗只打算作壁上觀。張、劉的態度使袁紹遲遲沒有動手。

                          建安五年(200年)正月,劉備殺徐州刺史車胄,背叛曹操,策應袁紹。曹操為消弭后患,領兵攻打劉備。此時,田豐對袁紹說:“曹操東擊劉備,一時不容易罷兵,明公如能舉兵襲擊他的后方,一定可以一往而勝。”但袁紹卻說孩子有病,田豐氣沖沖地退了出來,邊走邊用拐杖狠狠敲著地面,說:“完了,沒有希望了!千載難逢的時機,因為孩子有病就丟掉,可惜啊!”袁紹聽說以后,惱羞成怒,從此疏遠田豐。[53]

                          曹操害怕袁紹渡過黃河,就加緊攻打劉備,終于將劉備打敗。劉備投奔袁紹,袁紹這才進兵攻打許都。田豐認為戰機已失,再次進諫說:“曹操既然打敗了劉備,許都便不再是空虛的了。而且曹操善于用兵,變化無常,兵眾雖少,也不能等閑視之,所以不如作持久之計。將軍據有山河之固,擁有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修農戰,然后選拔精銳,分為奇兵,速速打擊敵人勢力薄弱的地區。他救右則擊左,救左則擊右,使敵人疲于奔命,百姓不得安居樂業。這樣,我方還沒疲勞,敵方已經困乏,不出三年,可以安坐而戰勝它。如今放棄必勝的策略,以一戰決定成敗,倘若不能如愿,悔之晚矣!”袁紹不聽。田豐極力勸阻,得罪了袁紹,袁紹認為他敗壞軍心,就將田豐關了起來。http://www.sjzsimeng.com

                          二月,袁紹發布討伐曹操檄文,指控曹操“豺狼野心,潛包禍謀,乃欲撓折棟梁,孤弱漢室,除忠害良,專為梟雄”。

                          他派顏良包圍白馬,自己率領大軍抵黎陽。四月,曹操聲東擊西,北救白馬之圍,斬殺顏良,遷徙民眾撤向官渡。袁紹依仗自己人多勢眾,準備揮師渡河,追趕曹軍。因為屢諫而被嫌棄的沮授,這時又站出來勸阻說:“戰爭勝負變化莫測,不能不周密計劃。大軍應當留屯延津,另分兵進攻官渡。如能攻克,再迎大軍也不遲,否則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袁紹不從。沮授在大軍即將渡河的時候嘆息:“在上者驕傲,在下者貪功,悠悠黃河,我還能渡回來嗎!”他推托身體有病,不愿過河。袁紹非常氣惱,強迫沮授隨軍渡河,而把他所部軍隊割屬郭圖。袁紹渡河后,駐屯在延津南面。他派出劉備、文丑挑戰,被曹軍打敗,大將文丑被斬。白馬、延津兩戰,折損兩員戰將和許多人馬,袁軍中大為震恐。

                          曹軍退還官渡后,袁軍集結在陽武,沮授又對袁紹說:“北軍人多,但英勇善戰不如南軍;南軍糧少,物資儲備不如北軍。南軍利于速戰,北軍利于緩兵。所以我軍應打持久戰,拖延時日。”袁紹仍然不從,他命令部隊逐漸逼近官渡,緊靠曹軍扎營,軍營東西綿延數十里。九月,兩軍會戰,曹軍失利,躲進營壘中堅壁不出。袁紹修筑壁樓,堆起土山,從高處發箭射擊曹營。箭如雨下,曹營中的將士只得蒙著盾牌走路。但壁樓、土山不久就被曹軍的“霹靂車”轟毀了。袁紹又暗鑿通往曹營的地道,曹軍則在營中挖掘長溝進行防御。袁軍的運糧車還遭到曹軍的襲擊。兩軍相持了一百多天,河南老百姓困苦不堪,很多人背叛曹軍,響應袁軍。相持期間,袁紹先后派劉備、韓荀襲擊許都,但是皆被曹仁擊敗,因此不再分兵復出 。然而,這種有利于袁紹的形勢卻突然急轉直下。這時,袁紹派淳于瓊帶領萬余人北迎運糧車,沮授特意提醒說:“可增派蔣奇領一支人馬在淳于瓊外側,以防止曹操偷襲。”而謀士許攸則提出乘曹操傾軍而出,輕騎奔襲許都的建議。然而,袁紹因之前韓荀和劉備襲擊許都失敗,不想再分兵冒險。事有湊巧,在鄴城的許攸家族中有人犯法,被留守的審配抓進監獄,許攸大為不滿,于是投奔曹操。在許攸的謀劃下,曹操親自領兵赴烏巢,襲擊淳于瓊。

                          當曹操奔襲烏巢之時,袁軍部將張郃主張救淳于瓊,他對袁紹說:“曹操親自出馬,必然得手,那么事情就無可挽回了。”郭圖卻別出心裁地說:“不如乘此時發兵去進攻曹軍大營。”袁紹認為郭圖說得對,只要攻拔曹營,曹操就無家可歸了。于是派高覽、張郃率領重兵攻擊曹營,而只派輕騎救援烏巢。高覽、張郃攻營不下,烏巢大敗的消息已經傳來了,二將無心戀戰,竟自向曹軍投降。袁紹全軍大亂,一下子全垮了。慌忙之中,袁紹及長子袁譚各單騎逃遁,直奔黃河渡口,隨后又逃來一群騎兵,約有八百騎,渡河至黎陽北岸。這一仗袁紹損失七、八萬人,武器、輜重、圖書、珍寶無數。當他跌跌撞撞走進部下蔣義渠營帳中時,握著蔣義渠的手,無比傷感地說:“我把自己的腦袋都交給你了。”官渡敗后,有人對田豐說:“你必將受重用了。”田豐平靜地回答說:“如出兵打勝了,我一定能夠安全。如今兵敗,我必死無疑。”果然,袁紹回到鄴城,說:“我當初不聽田豐之言,今天真的要讓他笑話了。”于是下令殺了他。

                          發病而終

                          回到冀州后,袁紹陸續平定了各處的叛亂。不久,袁紹發病,死于建安七年(202年)夏五月二十八日(6月28日)。由于袁紹平素有德政,去世之時,河北百姓沒有不悲痛的,市里巷間揮灑著眼淚,如同失去親人一般。審配等矯袁紹遺命,奉袁尚為嗣。袁譚、袁尚為了爭權相攻,被曹操各個擊破。

                          建安十年(205年),袁譚被殺,袁尚與二兄袁熙逃亡遼西烏桓。

                          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北定烏桓,袁尚、袁熙敗走遼東,被公孫康所殺。

                          以上就是關于“袁紹簡介 袁紹個人資料”的故事,喜歡的朋友請繼續關注悠悠千古事,歡迎留言評論。

                        與“袁紹簡介 袁紹個人資料”相關內容推薦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戰史
                        • 文化
                        • 野史
                        • 社會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總排行榜
                        500万彩票500万彩票平台500万彩票主页500万彩票网站500万彩票官网500万彩票娱乐500万彩票开户500万彩票注册500万彩票是真的吗500万彩票登入500万彩票快三500万彩票时时彩500万彩票手机app下载500万彩票开奖 楚雄 | 永康 | 杞县 | 邹平 | 黑河 | 阿克苏 | 莱芜 | 东莞 | 定州 | 长垣 | 驻马店 | 淮南 | 湖南长沙 | 湛江 | 阜阳 | 绍兴 | 遵义 | 汝州 | 甘南 | 常德 | 六安 | 宿迁 | 果洛 | 汝州 | 济宁 | 燕郊 | 大理 | 阜新 | 蚌埠 | 克孜勒苏 | 改则 | 五指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临沧 | 南安 | 盘锦 | 亳州 | 阿坝 | 启东 | 淮北 | 温州 | 武威 | 朔州 | 广西南宁 | 珠海 | 肇庆 | 溧阳 | 汕尾 | 顺德 | 庄河 | 莆田 | 延边 | 邯郸 | 济南 | 衢州 | 丹东 | 十堰 | 惠东 | 淮南 | 甘南 | 内江 | 海南海口 | 安庆 | 清徐 | 泸州 | 台中 | 顺德 | 芜湖 | 桓台 | 广汉 | 江西南昌 | 陵水 | 宁波 | 池州 | 阿拉尔 | 乐山 | 辽源 | 儋州 | 日喀则 | 保山 | 新余 | 宁国 | 四平 | 楚雄 | 衢州 | 汉中 | 西藏拉萨 | 海西 | 衢州 | 随州 | 蓬莱 | 盐城 | 葫芦岛 | 江西南昌 | 黄山 | 四川成都 | 黔西南 | 焦作 | 安顺 | 荆州 | 灌云 | 吐鲁番 | 武安 | 阜阳 | 兴安盟 | 大丰 | 庄河 | 诸城 | 巴彦淖尔市 | 项城 | 基隆 | 丹阳 | 芜湖 | 巴彦淖尔市 | 苍南 | 云南昆明 | 丽江 | 池州 | 长治 | 永州 | 西藏拉萨 | 阿勒泰 | 安徽合肥 | 通辽 | 醴陵 | 台州 | 辽源 | 南安 | 温岭 | 乐平 | 大兴安岭 | 林芝 | 大庆 | 澳门澳门 | 昭通 | 新泰 | 海安 | 漳州 | 林芝 | 白沙 | 来宾 | 泗阳 | 湖北武汉 | 晋中 | 龙口 | 沭阳 | 百色 | 茂名 | 龙岩 | 浙江杭州 | 济源 | 资阳 | 铁岭 | 盘锦 | 辽宁沈阳 | 安康 | 大同 | 嘉善 | 驻马店 | 秦皇岛 | 安阳 | 大同 | 库尔勒 | 广西南宁 | 廊坊 | 巴中 | 铜陵 | 周口 | 保定 | 咸宁 | 兴化 | 宝应县 | 正定 | 芜湖 | 宝鸡 | 开封 | 白银 | 普洱 | 南充 | 淮安 | 乐清 | 钦州 | 台中 | 简阳 | 广州 | 河南郑州 | 贵州贵阳 | 延边 | 伊春 | 昌都 | 张家界 | 长葛 | 吴忠 | 海拉尔 | 牡丹江 | 桂林 | 揭阳 | 平顶山 | 德州 | 武夷山 | 岳阳 | 五指山 | 灵宝 | 岳阳 | 惠东 | 铜陵 | 泉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