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xpvln"></address>

            <address id="xpvln"></address>

            
            

                    <form id="xpvln"></form>

                        悠悠千古事是中國歷史網,主要收集和分享中國歷史人物故事、歷史名人、歷史故事等。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www.sjzsimeng.com)

                        當前位置:悠悠千古事 > 歷史人物 > 高俅是怎樣從小秘書到一代權臣的呢?

                        高俅是怎樣從小秘書到一代權臣的呢?

                        發布時間:2017-02-08  來源:悠悠千古事 點擊次數:

                          秘書原本的職業定位,相當于綠葉,沒臺詞,不露臉;如今卻常上頭條,勁爆得很,甚至專門有了“秘書幫”。有些秘書的“成長路線”,不過是條拋物線,靠著領導平步青云,然后開始膨脹,最后,“啪”地一聲從青云跌落。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北宋末年的高俅,就是這么一位“拋物線”秘書。

                          跟對人,很重要

                          《水滸傳》里說高俅是個市井小混混,小說家言,不可當真。《揮麈后錄》卷七載:“高俅者,本東坡先生小史,草札頗工。”他不但是蘇東坡的秘書,還寫得一手好字,抄錄謄寫,頗為出色。宋哲宗元祐八年九月,東坡先生以翰林侍讀雙學士外調知定州,將高秘書推薦給了時任知瀛州的曾布,被曾布以“史令已多”為由婉拒,復薦其跟了好友王晉卿,也就是王詵(小說里的小王都太尉)。《水滸傳》里說高俅是個市井小混混,小說家言,不可當真。《揮麈后錄》卷七載:“高俅者,本東坡先生小史,草札頗工。”他不但是蘇東坡的秘書,還寫得一手好字,抄錄謄寫,頗為出色。宋哲宗元祐八年九月

                          如此,問題也就出現了,蘇東坡為何要在離京時將高俅“送”人?綜合來看,應該是高俅自己想離開的,原因就在于他覺得沒盼頭了。

                          北宋中后期新舊黨爭異常激烈,蘇東坡屬于舊黨。此前曾被新黨折磨得夠嗆,“烏臺詩案”就是新黨整治他的經典之作。

                          高太后臨朝那幾年,舊黨秉政,蘇東坡受到重用,卻因公開反對司馬光對王安石新政的全盤否定,受到了舊黨的排擠,仕途一片灰暗。元祐八年,高太后去世,新黨再次上臺,蘇東坡外調其實是被貶。桌面上的政局變化以及主子權力的削弱,高秘書不可能瞧不出來。

                          跟領導出京,機關牌子小了,靠山不硬了,看不到希望了,遂請求主子利用人脈關系,給他重新選個主子。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嘛,蘇東坡是個重情重義的明白人,小秘書要求“進步”的心思,他是領會的,只要不走邪路,就遂了他的愿吧。于是剛到定州的高俅又回到了京城。

                          有機會,要抓住

                          說起來呀,蘇東坡對高俅實在夠意思,推薦的兩個主子,都很不簡單。比如曾布其人,份屬新黨,卻先后與新黨主流派王安石、呂惠卿等人關系交惡;不見容于舊黨,卻跟舊黨大佬司馬光、蘇東坡等人保持著良好的關系。也就是說,曾布是個很會做官的人,知道怎么為自己留退路,難怪《宋史》將他列入《奸臣傳》。讓高俅跟曾布,靠山是選對了,可惜曾布不要,奈何!

                          王詵就更牛了,著名畫家,貴族出身,還是宋神宗的妹夫,端王(后來的宋徽宗)的姑夫,皇親國戚呀。王詵跟蘇東坡交情不淺,“烏臺詩案”發生時,他兩是一對難兄難弟。但王詵本質上是個紈绔子弟,不涉黨派之爭,與蘇東坡的友誼,僅限于琴棋書畫飲宴唱和。讓高俅跟王詵,在皇親國戚身邊混,機會肯定不會少。這不,高秘書在王詵身邊干了七年,機會來了。

                          大概是元符二年下半年吧,王詵出任樞密都承旨,有一次上朝,遇到了端王。史料里是這么敘述的,說端王鬢角亂了,出門時忘記帶蓖刀子,王詵就把自己的拿出來給端王用。端王看蓖刀子式樣很可愛,王詵就說這種式樣的有兩把呢,回頭讓人把那把沒用過的給您送去。晚上一下朝,果然就派高俅當差去了端王府。這對高俅來說,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我們說,機會面前人人平等,但機會只屬于那些善于抓住機會的人,高俅正是個中高手。當時端王正在踢足球(蹴踘),高俅的球技也夠國家隊水平,為了表現自己,他一邊看球一邊“睥睨不已”,也就是故意流露出有點瞧不起端王球技的意思。端王一看這人表情有異,就問:莫非你也是同道中人?就叫過來試球,一試之下,果然不俗,于是就留下高俅,倚為親信。

                          “小石子”發力飛騰

                          高俅的運氣確乎好過常人,跟隨端王沒兩月,宋哲宗死了,端王華麗變身,做了宋徽宗,高俅也就順其自然的成為潛邸“舊臣”。這個末班車搭的太有價值了,榮華富貴說來就來,擋也擋不住。

                          那么,是不是說高俅馬上就可以做大官了呢?也不盡然。

                          《南渡十將傳》卷一“劉錡傳”記載:“先是高俅嘗為端王邸官屬,上即位,欲顯擢之。舊法,非有邊功,不得為三衙。時(劉)仲武為邊帥,上以俅屬之,俅競以邊功至殿帥。”宋徽宗倒是很想提拔高俅的,然而愛莫能助。因為朝廷有制度,祖宗有家法,文官必須是通過科舉考試的人才能做,武官雖然不需經過科舉,但高級武官的晉升必須是立過軍功的才行。

                          高俅的文化水平比他的球技差遠了,參加科考肯定沒轍,只能放棄文秘老本行,從低級武官干起。當然,有最高領導的眷顧,有潛邸“舊臣”的身份,他到哪兒都是個角兒。那幾年,高俅下基層,跟著大將劉仲武在西北混。崇寧三年十月打了一次不小的勝仗,功勞雖是劉仲武的,但功勞簿上肯定少不了高俅。崇寧四年五月又以武官身份隨外交官林攄一起出使遼國,成功拒絕了遼對宋夏戰爭的“調解”,又是一個大功勞……

                          隨著“軍功”積累得越來越多,高俅這枚“小石子”終于越飛越高。《宋史》本紀云:“政和七年春正月……庚子(十日),以殿前都指揮使高俅為太尉。”“宣和四年五月壬戌,以高俅為開府儀同三司。”另據《靖康要錄》言,高俅還做過檢校太保、奉國軍節度使、簡國公,位極人臣。

                          自作孽,摔得慘

                          秘書晉升為領導,其實也沒什么,在啥位謀啥政,把工作干好,沒人會說三道四,順順當當干到退休,保住晚節,所謂的拋物線也就不存在了。但是,如果自以為靠山硬,人脈廣,恣意弄權,胡作非為,禍國殃民,那結果就不好說了,“你懂得”。高俅就屬于后者。

                          《東京夢華錄》里說,有一次皇帝檢閱水軍訓練情況,高俅安排“橫列四彩舟,上有諸軍百戲,……又列兩船,皆樂部。”科目訓練則是“旋羅”、“海眼”、“交頭”等。有音樂,有雜耍,煞是好看,可打起仗來這等花架子有用嗎?還有一次是皇帝夜宿大慶殿,高俅負責安保,“兵士十余人作一隊,聚首而立,凡數十隊。各一名喝曰:是與不是?眾曰:是。又曰:是甚人?眾曰:殿前都指揮使高俅。”瞧瞧他多會作秀,通過士兵的聲音,讓皇帝知道他是盡心盡職的。京城防務交給這樣的人,宋徽宗也真是荒唐。

                          高俅抓軍事不行,徇私斂財搞裙帶卻很有一套。

                          自打他發跡之后,高家老小個個“雞犬升天”:父親高敦復做了節度使,兄弟高伸中進士后,火箭般的升任延康殿學士,另一個兄弟高傑,做了左金吾衛大將軍;高俅的兒子們也個個進入體制內,高堯卿是岳陽軍承宣使,高堯輔為安國軍承宣使,高堯康為桂州觀察使。朝廷好像是他們家開的。他管理禁軍,常挪用軍隊地皮蓋自家宅邸,還喝兵血,克扣將士們的餉銀,搞得士兵無心訓練,“凡私家修造磚瓦、泥土之類,盡出軍營諸軍。請給既不以時,而俅率斂又多,無以存活,往往別營他業。”(《靖康要錄))

                          經過高俅的多年折騰,大宋王朝的禁軍淪為了一支毫無戰斗力的部隊,“人不知兵,無一可用”。《靖康要錄》尖銳的指出:“朝廷不免屈已夷狄,實(高)俅恃寵營私所致。”“恃寵營私”四個字,可謂一語中的。

                          靖康元年,金兵來犯,宋徽宗嚇得差點尿褲子,趕緊禪位。靠山靠邊站了,高俅也該倒霉了。宋欽宗甫上臺,第一個打擊的對象,正是高俅。

                          先是正月六日削其兵權,任命外戚王宗濋擔任殿帥;隨后在正月十二日,又下令抄了他和蔡京、童貫等六賊的家,獲銀500萬兩。高俅的兩兄弟高傑和高伸也被抄家,由于隱匿財產還被告發貶了官。

                          宋徽宗南逃,高俅、童貫等扈從南下。行到中途,高俅“以疾為解,辭歸京師”,五月即病重,“獨死于牖下”,躲過了法律制裁。但他絲毫沒有得意的理由,折騰了一輩子,聚斂無數家財,最后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按慣例,像他這么高級別的官員去世,“天子當掛服舉哀”,但宋欽宗愣是不同意給予他這份哀榮,徹底否定了高大秘的一生。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趙炎)

                        與“高俅是怎樣從小秘書到一代權臣的呢?”相關內容推薦
                        說點什么吧
                        • 全部評論(0
                        最新更新
                        • 人物
                        • 真相
                        • 戰史
                        • 文化
                        • 野史
                        • 社會
                        熱門圖文
                        點擊排行
                        • 周排行榜
                        • 月排行榜
                        • 總排行榜
                        500万彩票500万彩票平台500万彩票主页500万彩票网站500万彩票官网500万彩票娱乐500万彩票开户500万彩票注册500万彩票是真的吗500万彩票登入500万彩票快三500万彩票时时彩500万彩票手机app下载500万彩票开奖 平潭 | 荣成 | 阿拉尔 | 黄冈 | 溧阳 | 晋中 | 神农架 | 阜阳 | 晋中 | 日照 | 金昌 | 延安 | 西双版纳 | 临夏 | 嘉兴 | 恩施 | 四平 | 五家渠 | 如皋 | 枣庄 | 单县 | 厦门 | 定西 | 吉林长春 | 潮州 | 德清 | 天长 | 柳州 | 文昌 | 郴州 | 乌兰察布 | 昌吉 | 安阳 | 正定 | 长葛 | 临猗 | 广州 | 南通 | 齐齐哈尔 | 孝感 | 惠州 | 寿光 | 德阳 | 泸州 | 基隆 | 江西南昌 | 襄阳 | 湘潭 | 淮北 | 黄南 | 枣庄 | 苍南 | 阿勒泰 | 榆林 | 山西太原 | 铜川 | 台北 | 永州 | 清徐 | 青海西宁 | 醴陵 | 扬中 | 清徐 | 鹤岗 | 燕郊 | 黔南 | 武威 | 改则 | 海门 | 临夏 | 保定 | 大同 | 宁德 | 邹城 | 慈溪 | 葫芦岛 | 汕尾 | 株洲 | 文昌 | 海南 | 开封 | 南阳 | 陵水 | 辽阳 | 通辽 | 绵阳 | 南通 | 深圳 | 枣阳 | 马鞍山 | 石嘴山 | 寿光 | 东莞 | 益阳 | 阜新 | 抚州 | 宁德 | 莒县 | 昌吉 | 赤峰 | 霍邱 | 孝感 | 温州 | 承德 | 吉林 | 博尔塔拉 | 中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甘肃兰州 | 武威 | 海南海口 | 垦利 | 邢台 | 黔南 | 喀什 | 曲靖 | 乌海 | 霍邱 | 金昌 | 天门 | 江西南昌 | 南充 | 泰安 | 建湖 | 江西南昌 | 宿州 | 泰州 | 潍坊 | 咸宁 | 兴安盟 | 延边 | 白银 | 启东 | 包头 | 吐鲁番 | 淮北 | 任丘 | 迁安市 | 广元 | 莱芜 | 永康 | 图木舒克 | 淄博 | 招远 | 齐齐哈尔 | 商洛 | 香港香港 | 葫芦岛 | 双鸭山 | 宿州 | 雄安新区 | 保定 | 枣阳 | 浙江杭州 | 十堰 | 日照 | 济宁 | 白银 | 庄河 | 赵县 | 石狮 | 龙岩 | 鹤壁 | 浙江杭州 | 启东 | 如皋 | 河池 | 天长 | 柳州 | 灵宝 | 开封 | 甘孜 | 泉州 | 海南海口 | 新沂 | 绥化 | 项城 | 五指山 | 邳州 | 石狮 | 绵阳 | 阳江 | 咸阳 | 台南 | 常德 | 安康 | 昆山 | 涿州 | 台州 | 如东 | 宜春 | 阜阳 | 南平 | 锡林郭勒 | 伊犁 | 沛县 | 宁德 | 池州 | 朔州 | 广元 | 任丘 | 怀化 | 泉州 | 蓬莱 | 乐山 | 恩施 | 开封 |